第八章 圣灵


我们已经说过,神永远的目的,乃是他在我们身上一切对付的动机与解释。在我们再来看罗马书所说基督徒经历的各种阶段之前,我们必须再一次离开本题,以便於考虑,在我们一切的经历里面,使我们的生命与服侍成为有效,那不可缺少的力量。我所指的就是圣灵的同在与职事。

我们在这里仍然要用罗马书两段落里面的两节圣经作为起点。一处是五章五节:「因为所赐给我们的圣灵,将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。」另一处是八章九节:「人若没有基督的灵,就不是属基督的。」

神在赐人恩典的事上从来不胡乱,也不任意。神虽然白白将恩典赐给所有的人,但是神的恩典乃是在一个确定的根基上赐给大家的。不错,神确实是「在基督里,曾赐给我们天上各样属灵的福气」(弗一3)。但是我们若要在经历里取用那些在基督里神所赐给我们的福气,我们就必须知道根据甚么我们才能取用它们。

关於圣灵的恩典,从两方面来看最有帮助,那就是圣灵的浇灌与圣灵的内住。我们现在的目的,是要明白根据甚么基础,圣灵这双重的恩赐才成为我们的。我相信把他的工作分为外面的和里面的彰显是对的,当我们继续往下看,我们会发觉这样的区别是有帮助的。并且当我们将它们比较一下的时候,我们不得不作一个结论说,圣灵在我们里面的活动,更为宝贵。但是这并不是说,他在我们外面的活动就不宝贵,因为凡神所赐给他儿女的恩赐都是好的。不幸,由於我们的权利太丰富了,我们很容易轻视它们。旧约时代的圣徒,他们没有我们这样有福,可是他们比我们更加欣赏圣灵浇灌的恩典。在他们的日子里,这个恩典只给少数蒙拣选的人──主要的是祭司、士师、君王,和先知──而今天-一个神的儿女都可以获得。试想一想!我们这些不足取的人,能够得到圣灵降在我们身上,像降在神的朋友摩西,和蒙爱的君王大卫、大能的先知以利亚身上一样。因着得到圣灵浇灌的恩典,使我们得以挤身在那些在旧约时代蒙神所拣选的仆人之列。我们一看出神这个恩赐的价值,并且认识了我们对於它深切的需要,我们就立刻要问说,我怎么才能得到圣灵的浇灌,让他以属灵的恩赐来装备我,使我有能力事奉呢?神根据甚么给我们圣灵呢?

圣灵的浇灌

首先让我们读使徒行传二章三十二至三十六节:

「这耶稣,神已经叫神他活了,我们都为这事作见证。他既被神的右手高举,又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,就把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,浇灌下来。大卫并没有升到天上,但自己说,『主对我主说,你坐在我的右边,等我使你的仇敌作你的脚凳。』故此,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,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,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。」

让我们暂时把三十四节和三十五节摆在一边,先来思想三十三节和三十六节。因为前两节是引用诗篇一百一十篇里面的话,实在是一句插句。如果我们先不顾那两节,我们会更明白彼得的讲论。在三十三节里面,彼得说到主耶稣被高举在神的右边,结果怎样呢?他就「从父受了所应许的圣灵」。接着怎么样呢?五旬节就来了!他高举的结果,就把「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,浇灌下来」。

那么,圣灵首先赐给主耶稣,让他可以浇灌他的子民,又是根据甚么呢?那就是他的被高举到天上。这一节圣经说得太清楚了,因为主耶稣被高举,圣灵才浇灌。圣灵的浇灌与你我的功劳无关,它只与主耶稣的功劳有关。在这里完全不问我们是甚么,只问他是甚么。因为他被荣耀了,所以圣灵就浇灌下来。

因为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,我就得着罪的赦免;因为主耶稣从死里复活,我就得着新的生命;因为主耶稣被高举在神的右边,我就得着圣灵的浇灌。一切都因着他,没有一点是因着我。罪的赦免不是根据人的功劳,乃是由於主的钉十字架;重生不是根据人的功劳,乃是由於主的复活;圣灵的赐给不是根据人的功劳,乃是由於主的被高举。所以圣灵的浇灌你我,并不是为着证明我们是多么伟大,不,它乃是证明神儿子的伟大。

现在请看三十六节。里面有两个字我们需要特别注意,这两个字就是「故此」。这两个字是怎么用的呢?这两个字并非放在一句话的前面,相反的,它们乃是放在已经说过的话後面。所以这两个字的含意,常常是暗示我们,有些事情以前已经说过了。这个「故此」的前面有甚么事呢?与甚么事有关呢?它们与三十四节或三十五节都没有关系,很明显的,是与三十三节有关系。彼得刚刚提到圣灵浇灌门徒们,他说:「将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浇灌下来,」他又说:「故此,以色列全家当确实的知道,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这位耶稣,神已经立他为主为基督了。」彼得对他们所说的,实在就是:「你们亲眼所见,亲耳所听到的圣灵浇灌,就是证明你们钉在十字架上的拿撒勒人耶稣,现在已经为主为基督了。」圣灵在地上的浇灌,乃是证明天上所发生的事──拿撒勒人耶稣被高举在神的右边。所以五旬节的目的,就是证明耶稣基督为主。

一个名叫约瑟的青年人,是他父亲雅各所最爱的。有一天,雅各听见一个消息,说约瑟死了,他伤心了好几年。但是约瑟并不在坟墓里;他乃是在一个有荣耀有权势的地位上。雅各为他儿子的死悲哀了几年以後,有一天忽然有人来告诉他说,约瑟还活着,并且在埃及得居高位。起先雅各不相信。这么好的一个消息实在不像是真的。别人对他说,约瑟被高举的事实在是真的。他怎样才相信的呢?他出去,看见约瑟从埃及打发来接他的车辆,他就信了。

车辆在这里代表甚么呢?它们在这里当然是代表圣灵。它不只是被打发来,作为神的儿子已经在荣耀里的证据,并且也是来接我们到荣耀里去的。我们怎能知道那位将近在两千年前,被恶人钉在十字架上的拿撒勒人耶稣,不是仅仅殉道而死,他如今乃是在荣耀里父神的右边呢?我们怎样能确定的知道,他是万主之主,万王之王呢?我们能毫无疑问的知道这件事,是因为他的圣灵已经浇灌我们。哈利路亚!耶稣是主!耶稣是基督!拿撒勒人耶稣是主是基督!

主耶稣的被高举,乃是圣灵降下来的根据。主已经得了荣耀,而你却没有得到圣灵,这是可能的吗?你的罪得了赦免是根据甚么呢?是因为你祷告恳切吗?或是因为你一遍又一遍的勤读圣经?还是因为你经常聚会呢?是因为你的功劳吗?不!一千个不!那么你的罪是根据甚么得到了赦免呢?希伯来书九章二十二节说:「若不流血,罪就不得赦免了。」赦免的唯一根据就是流血;宝血既然已经流了,你的罪就已经得了赦免。

我们得着圣灵的赋予,和我们得着罪的赦免,原则上完全一样。主已经被钉死,所以我们的罪已经得了赦免;主已经得着荣耀,因此圣灵已经浇灌我们。神的儿子已经流了他的血,你的罪岂能未蒙赦免?这是可能的吗?绝对不能!那么神的儿子已经被荣耀了,你岂能没有得着圣灵吗?那是可能的吗?绝对不!

有人要说,我同意这一切,但是我却没有这个经历。如果我很清楚我甚么也没有,我能自满自足的坐下来说,我甚么都有吗?不,我们绝不能以客观的事实为满足。我们也需要主观的经历。但是要知道,我们若不倚靠神的事实,我们就不会有经历。所以神的事实乃是我们经历的根据。

现在让我们再回到称义的问题。你是怎样被称为义的呢?你的被称为义完全不是因着你作了甚么,乃是因着你接受了主已经为你作了一切的这个事实。你的得到圣灵,和你的得称为义,在方法上完全一样,都不是因着你自己作了甚么,乃是因着你相信主所已经作成了的。

如果我们缺少这个经历,我们就必须求神把圣灵的浸,乃是被高举的主所给教会的恩赐,那永远的事实启示给我们。我们一旦看见了这一点,我们便会停止一切自己的努力,而以赞美代替祈求了。我们所以不再为得着罪的赦免而努力,是因为神将主为世人所作成的启示给我们。同样的原则,当神绐我们启示,使我们看见,主为教会所作成的,我们就不会再为着得到圣灵的浸而自己努力。我们所以自己努力,自己工作,就是因为我们没有看见基督的工作。一旦我们看见了基督的工作,信心就从我们的心里油然而生;我们一相信,经历就跟着而来。

若干时间之前,有一个青年人,他以前很反对福音,後来得救了。当他蒙恩不过五个礼拜,他就去听我在上海一连串的讲道。最後的一天,我所说的就是圣灵的浇灌。他回家之後,就恳切祷告说:「主阿,我实在需要圣灵的能力。你既然已经被荣耀了,为甚么不在现在就把你的圣灵浇灌我呢?」稍後他又改正他的祷告说:「主阿,我完全错了。主耶稣阿,我和你是终身的同伴,父已经应许我们两件事──把荣耀给你,把圣灵给我;你既然已经得了荣耀,如果我还没有得到圣灵,这是无法想像的。哦主,我赞美你!你已经得了荣耀,我也已经得着圣灵了。」从那一天起,他明显的感觉圣灵的能力在他身上。

秘诀仍是信心

我们的得蒙赦免与得着圣灵,问题都在於信心。我们一看见主耶稣在十字架上,我们就知道我们的罪得了赦免;我们一看见主耶稣在宝座上,我就知道圣灵已经浇灌我们。我们得着圣灵的根据,并不是由於我们的祷告、禁食,与等候,乃是根据基督的被高举。那些注重等候与开「等候聚会」的人,只会把我们带错了路,因为神的恩赐并不是仅仅加惠於几个特别受宠的人,乃是给所有的人。因为神把圣灵的恩赐给我们,一点也不是根据我们的所是,乃是根据基督的所是。圣灵已经浇灌下来,为着证明他的良善与伟大,不是证明我们的良善与伟大。基督已经钉了十字架,因此我们的罪蒙了赦免;基督已经被荣耀,所以我们就得着从上面来的能力。这完全是由於他。

比方说一个不信的人表示希望得救,你就对他解释蒙恩的路,并且和他祷告。假如他这样祷告说:「主耶稣阿,我相信你已经为我死了,你能够洗净我一切的罪。我实在相信你将来会赦免我。」你会相信这个人已经得救吗?不会。甚么时候你才确定的相信他实在已经重生了呢?当然不是当他祷告说:「主阿,我相信你将来会赦免我的罪。」而是当他说:「主阿,我赞美你,你已经赦免了我的罪,你已经为我死了;因此我的罪已经被洗净。」当一个人的祷告从祈求转变为赞美的时候,你就相信这一个人得救了。这时候他不再祈求神来赦免他,而是赞美神已经赦免了他,因为羔羊的血已经流了。

同样的,你可以为着得圣灵祈求并等候多年,而从未经历圣灵的能力;但是当你停止求神将圣灵浇灌你,反而用相信的心来赞美他说,圣灵已经浇灌,因为主耶稣已经得荣耀,你会发觉你的问题就此解决了。赞美神!没有一个神的孩子,需要经过力争,甚或需要等候,才能得到圣灵。要记得,耶稣不是将要成为主;他乃是已经为主为基督了,他现在就是主。因此我也不是将要得到圣灵;我乃是已经得到圣灵。这完全是一个信心问题,而信心又是由启示来的。当我们的眼睛被开启,看见圣灵已经浇灌,因为耶稣已经被荣耀,我们心里的祈求就自然会转变为赞美。

所有属灵的福气,神都是根据一个确定的基础赐给我们的。神的恩典是白白赐给我们的,但是在我们接受它们之前,在我们这一面也必须履行一些条件,使我们能够接受。有一节圣经,很清楚的说到圣灵浇灌的条件,那就是使徒行传二章三十八至三十九节:「你们各人要悔改,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浸,叫你们的罪得赦,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;因为这应许是给你们,和你们的儿女,并一切在远方的人,就是主我们神所召来的。」

这一节圣经说到四件事:悔改、受浸、得赦、圣灵。头两件是条件,後两件是恩典。如果我们要得着罪的赦免,我们该履行甚么条件呢?照着圣经的话,只有两个条件,就是悔改与受浸。

第一个条件是悔改,它的意思是心思的转变。从前我以为犯罪是一件愉快的事,现在对於这件事,我的思想已经改变了;从前我以为世界是一个吸引人的地方,现在我明白更多了;从前我认为作基督徒是一件可怜的事,现在我的想法完全不同。有些事我从前以为是最快乐的,现在我认为是卑鄙的;有些事我从前以为毫无价值的,现在我却以为它们是最宝贵的。这就是心思的改变,也就是悔改。一个人如果不在他的心思上有这样的改变,他的生命就不能有真正的改变。

第二个条件是受浸。受浸是里面的信心在外面的表示。当我在心里真的相信,我已经与基督一同死了,一同埋葬了,也一同复活了,我就要求受浸。藉此我当众宣告,我私下所信的。所以受浸是信心的行动。

神所指定赦免的条件有两个──悔改与当众表示信心。你悔改了吗?你当众见证了你与你的主已经联结为一吗?那么你已经得到罪的赦免与圣灵的恩赐吗?你说,你只得着了头一个恩典,第二个还没有得着。但是,我的朋友,如果你履行了两个条件,神就赐给你两个恩典!为甚么你只要一个呢?对於第二个你怎么办呢?

比方说我走进一家书店,选择了一部有上下两册的书,价钱是十个先令。我付了十个先令,但是当我走出书店的时候,不小心把其中的一册留在书店收款台上。当我回到家里发觉了我的不小心,你想我应该怎样作呢?我该立刻回到书店,取回那本我忘记拿的书,我不应该想到为那本书再付多少钱。我只要向书店老板解释,我已经付清两册书的钱,请他将第二册给我;我不必再付钱,就可以愉快的挟着那本书回来。如果在同样的情形之下,你会不这样作吗?

但是你正好是在这种情形之下。如果你已经履行了条件,你应该得到的恩赐是两个,不是一个。你已经拿到一个;现在为甚么不立刻来拿第二个呢?快对主说:「主阿,我已经履行了你赐给罪的赦免和圣灵恩赐的条件,但是因为我的愚昧,我只要了前者。现在我回来向你要圣灵的恩赐,我为这件事情赞美你。」

经历的不同

也许你要问说:「我怎样知道圣灵降在我的身上呢?」我无法说出你怎样知道,但是你会知道。圣经没有告诉我们,门徒们在五旬节的时候,他们个人的感觉和情绪。我们无法确定知道他们当时的感觉,但是我们能知道,他们的感觉与行动,有一点异乎寻常,因为看见他们的人说,他们是被新酒灌满了。当圣灵降在神的儿女们身上的时候,他们身上总有一些光景是世人所不懂得的。虽然那不过是一种无法抗拒的神同在的感觉,但也常随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超然能力。我们不能,也不该定规说,圣灵浇灌必定有甚么种外面的表现,但是有一件事情是确定的,-一个受到圣灵浇灌的人,都会知道圣灵已经浇灌在他们身上。

当五旬节的时候,圣灵降在门徒们的身上,他们的行动很特别。彼得引用神的话对看见的人解释说:「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:『神说,在末後的日子,我要将我的灵浇灌凡有血气的;你们的儿女要说预言;你们的少年人要见异象;老年人要作异梦。』」那么彼得那一天说了预言吗?我们很难说那一天彼得有约珥所说的预言。那一百二十个人说了预言,或看见了异象吗?圣经没有告诉我们。他们作了异梦吗?他们怎能作梦呢?他们岂不是都非常的清醒吗?那么彼得引用一句与事实不大符合的话,是甚么意思呢?彼得所引用的是约珥的话(珥二28-29),说到说预言、作异梦、见异象,是随着圣灵浇灌而来的,但是这些证据,明显的在五旬节那一天,都没有看见。

另一方面,约珥预言圣灵浇灌时的光景,并没有一句话说到「有响声好像一阵大风吹过」,也没有说到「有舌头如火焰显现出来」。但是这一切却在那一天都出现在那一间小楼上。你在那里能找出约珥说到他们要说方言呢?然而门徒们在五旬节那一天却说了。

那么彼得引约珥的话是甚么意思呢?试想一想,他引用神的话,要证明五旬节的经历,就是约珥所说的圣灵浇灌,然而约珥所说的那些证据,在五旬节那一天一样也没有出现!约珥书上所说的,门徒们没有;门徒们有的,约珥书上却没有说。彼得所引用的圣经,似乎是反驳他的论点,而不是证明他的论点。这个奥秘怎么解释呢?

请我们记得,那一天,彼得是在圣灵的管理之下说话。使徒行传的记载是出於圣灵的感动,没有一句话是随便写的,没有一点不相合的地方,里面完全是和谐的。我们要注意,彼得并没有说:「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,正应验了先知约珥的话。」他乃是说:「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。」(徒二16)这不是一件应验的事,这只是一种同样事情的经历。「这正是」的意思,就是说出:「你们所看见所听见的,正是所预言的同样的事情。」如果这是一件应验的事,那么-一个经历都必须应验,必须有说预言的,有作异梦的,有见异象的;但是彼得说「这正是」,那不是一件事重复另一件事的问题,只不过是一件事与另一件事属於同一类的问题。在这一点上,圣灵藉着彼得,着重的说明了经历的不同。外面的表现可以有许多,也可以不同,并且我们不得不承认,它们有时是我们所未见过的;但是圣灵只有一位,而他乃是主(参林前十二4、6)。

叨雷先生(R. A. Torrey)作了几年牧师之後,圣灵降在他的身上,他的情形是怎样呢?让我们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明吧:

「我还记得我跪着祷告的那个地点……那是非常安静的一段时间,我从未经历过那么安静的时间……然後神就对我说(不是用听得见的声音,他乃是在我的心里对我说):『这是你的。现在你去传扬吧。』他在约翰一书五章十四至十五节里面曾对我说了话;但是当时我对於圣经,还不像现在这样明白,神怜悯我的无知,就直接对我的心说话……我就去传扬,从那一天直到现在,我成为一个新的执事……这个经历之後(我记不起有多少时候了)。有一天,我正坐在我的房间,忽然……我发觉我自己大声喊叫起来(我自小从不大声喊叫,我的性情也不喜欢大声喊叫,但是那一天我像大声喊叫的卫理会教友那样大声喊叫起来):『荣耀归与神,荣耀归与神,荣耀归与神。』我竟不能停止……但是这个并非是我受圣灵的浸的时候,因为当我根据神的话,用简单的信接受他的时候,我就受了圣灵的浸。」(叨雷著《圣灵是谁?他作甚么》,一九八至一九九页。)

在叨雷身上,圣灵浇灌时外面所显出来的,与约珥或彼得所说的并不相同,但是「这正是先知约珥所说的」。虽然它们不是一模一样的,却是同样的。

当圣灵降在慕迪(D. L. Moody)身上的时候,他又是怎样感觉的?他作了甚么呢?

「我常常求他用神的圣灵充满我。有一天,在纽约市──哦,那是何等可记念的一天阿!我无法描写,我也很少提到它;因为它太过神圣。保罗有一个经历,他十四年之後才说它。我只能说,神将他自己启示给我,使我经历他的爱,甚至我不得不求他停住他的手。此後我再去传道。我的讲章并没有不同;我并没有说出甚么新的真理;但是成百的人悔改信主。即使你把全世界给我,我也不愿意回复到没有那有福经历之前的光景。与这有福的经历相比,全世界不过是天平上的一粒小灰尘。」(慕迪的儿子W. R. Moody所著《慕迪的生平》,一四九页。)

慕迪在经历圣灵浇灌时外面所显出来的,与约珥所说的,或彼得所说的,或叨雷所说的,都不相同。但是谁会怀疑慕迪的经历,不是门徒们在五旬节那一天所有的那个经历呢?他们的经历在外面的显出上虽然不同,但是在本质上却是一个。

当圣灵的能力降在伟大的斐尼(Charles Finney)身上的时候,他的经历怎样呢?

「在我受到圣灵能力的浸以前,我从未想过这事,我的心里也从来没有这种思想,以为我能经历这样的事;我也记不起曾听见过甚么人说起这件事。当圣灵降在我的身上,他好像透过我的身体和我的灵魂,言语不能表达那浇灌在我心里的奇爱,我因着喜乐和爱,大声的哭。」(《斐尼自传》第二章。)

斐尼的经历并不是五旬节的复本,也不是叨雷经历的复本,也不是慕迪经历的复本;但是他的经历当然就是五旬节那一天的经历。

当圣灵浇灌在神儿女的身上,他们的经历往往是很不相同的。有些人看见新的异象,有些人在领人归主上得着了一种新的释放,有些人在传讲神的话时有大能力,有些人充满了属天的喜乐,和满溢出来的赞美。无论是那一种光景,他们所经历的都是那一个五旬节的经历。让我们赞美神,因为-一个新的经历,都与基督的被高举有关,我们可以实实在在的说,「这个」就是「那个」的证据。神对他众儿女的对付并不是一成不变的。因此,我们千万不要由於我们的偏见和成见,就替圣灵在我们自己身上或在别人身上的工作,造一个不漏水的隔室。这个原则同样该应用在那些需要有特别的表现(就如说方言等),作为圣灵降在他们身上的证据的人,和那些否认有任何表现的人身上。我们必须让神照着他的旨意自由行事,并在他的工作中随他所喜悦给任何的证据。他是主,我们无权替他定规一切。

让我们为着耶稣已经在宝座上欢喜快乐,也让我们赞美他,因为他已经被荣耀,所以圣灵已经浇灌了我们。当我们用简单的信心,接受这神圣的事实,我们就能在我们的经历中确定的知道,也能确信并大胆的宣告说:「这正是!」

圣灵的内住

现在我们要说到圣灵工作的第二方面,那就是圣灵的内住。当我们看到罗马书第八章的时候,我们将更多的说到这一点,因为罗马书第八章的主题,就是圣灵的内住。就如八章九节说:「如果神的灵住在你们的心里……」十一节又说:「然而叫耶稣从死里复活者的灵,若住在你们心里……」

对於圣灵的内住,正如圣灵的浇灌一样,如果我们要在经历中,知道圣灵住在我们里面的这一个事实,我们第一个需要就是神的启示。当我们客观的看见基督为主──那就是他被高举到天上的宝座上──我们就要经历圣灵降在我们身上的能力;当我们主观的看见基督为主──那就是他在我们生命里,成为有效的统治者──我们就要认识圣灵在我们里面的能力。

保罗监於哥林多基督徒不属灵,他就将圣灵内住的启示,给他们作为救治。我们要知道,在哥林多的基督徒已经怀着成见,他们注意圣灵浇灌时那些看得见的徵象,并且高抬说方言和行神迹,但是在他们的生活中却充满了矛盾,以致羞辱主的名。他们显然已经得到圣灵,但是在属灵方面,他们仍然是婴孩,没有成熟。神给哥林多教会的救治,也正是他对於同病的今日教会的救治。

保罗写信给他们说:「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,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么?」(林前三16)对在以弗所的圣徒,保罗为他们祷告,求神照明他们心中的眼睛,使他们知道(弗一18)。知道神圣的事实,不只是当日基督徒的需要,也正是今日基督徒的需要。我们心中的眼睛需要被照明,好让我们知道,神自己藉着圣灵已经住在我们的里面。神在圣灵里与我们同在,基督也在圣灵里与我们同在。因此,如果圣灵住在我们里面,就父与子也住在我们里面。这并不仅仅是理论或教训,乃是一个有福的实际。也许我们已经知道,圣灵的确是在我们的里面,但是我们是否已经知道,在我们里面的圣灵,乃是一位成位的圣灵呢?我们是否知道,里面有了圣灵,就是有了那一位活神呢?

在许多基督徒身上,圣灵似乎不很实际。他们以为他不过是一种影响──无疑的,是一种使人倾向善的影响,但是只不过是这样的一种影响吧了。在他们的思想里,以为在他们里面的良心与圣灵,多多少少是一些相同的东西,当他们作恶的时候,就指责他们,并且告诉他们怎样作好。哥林多基督徒的难处,并不是因为他们缺少内住的圣灵,乃是因为他们不知道他的同在。他们不知道那一位至大的神,已经住在他们的里面。所以保罗写信给他们说:「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,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么?」是的,这正是对於他们不属灵的一种救治──使他们知道是谁住在他们的里面。

宝贝在瓦器里

亲爱的弟兄姊妹,你知道在你里面的圣灵就是神吗?巴不得我们的眼睛被开启,看见神的恩典是这样的大!巴不得我们能知道,藏在我们里面的富源是如此无限的巨大!那一位住在我里面的,不仅仅是一种影响,乃是成位的一位;他就是神!那无限的神,竟然住在我的里面!当我想到这一个,我就要喜乐得高声喊叫起来!我感觉没有话语能够说清楚,发现这件事,就是看见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,乃是成位的圣灵,这是何等的福气!我只能重复的说:「他是有位格的!」「他是有位格的!」哦,朋友,我乐意向你重复一百次:住在我们里面的圣灵是有位格的。我不过是一个瓦器,但是在这个瓦器里,却装着无价的宝贝,就是荣耀的神。

如果神儿女们的眼睛都蒙开启,看见那藏在他们里面的宝贝是这么大,他们就不再有惧怕和担忧了。你知道在你里面的富源是够应付你所遇见任何环境的需要吗?你知道你有足够的能力,把你所居住的城市都挪动吗?你知道你有足够的能力,摇动这个宇宙吗?哦,让我用最虔诚的话再告诉你:你这蒙神的灵重生的人,你的里面装着神!

如果神的儿女知道藏在他们里面的宝贝之大,他们就不会再轻率了。如果你的口袋里只有十个先令,你走在街上的时候会很轻快,你可以一面走一面轻松的说着话,同时又挥动你的手杖。就是你不慎失掉了你的钱,也不大要紧,因为没有甚么大不了的关系。但是如果你身上带着一千镑,情形就大大的不同了,你的整个态度也就不同了。你的心里虽然很喜欢,你在街上却不随便,你会不时放慢脚步,将手伸进口袋,轻轻的用手指去摸摸你的财宝,然後又一本正经的快乐着继续向前走。

在旧约时代,在以色列的营中,有千百个帐幕,其中有一个与其他的很不相同。在普通的帐幕里,你可以喜欢怎样便怎样──进食或禁食,工作或休息,快乐或严肃,嚷闹或安静。但是对於那一个帐幕你必须恭敬并敬畏。在普通的帐幕里,你可以出出入入,随便说话,大声欢笑,但是当你一走近那个特别的帐幕,你自然就安安静静的行走;当你站在它的前面,你会庄严并肃静的低下头。没有人摸它而不受刑罚。如果人或牲畜敢去摸它,就必定死。为甚么那个帐幕这么特别呢?因为它是活神的殿。帐幕的本身并没有甚么特别,因为它的外面也是用很普通的材料,但是至大的神选择了它作为他的居所。

你知道当你信主的时候发生了一件甚么事吗?神进入了你的心,使它成为他的殿。在旧约时代,神住在石头造的殿里;今天他住在活的信徒所建造成的殿里。当我们真的看见,神已经以我们的心作为他的住处,就我们的一生,将要何等的敬虔呢!当我们知道我们是神的殿,神的灵是住在我们里面,一切的轻浮、浅薄和自满,就都将终止。你是否真知道,无论你到那里去,你都带着圣灵同去?你不只带着你的圣经,或者带着关於神的许多好教训,你还带着神自己。

在许多基督徒身上,虽然圣灵实在是住在他们的里面,但是他们没有经历到圣灵的能力,原因就在他们缺乏敬虔,而他们所以缺乏敬虔,又是因为他们的眼睛没有被开启,看见那成位圣灵同在的事实。事实的确已经在他们里面,但是他们却没有看见。为甚么有一些基督徒,过着得胜的生活,而另有一些基督徒,却不断的过着失败的生活呢?他们的不同,不是由於圣灵的同在与否(因为圣灵是住在-一个神儿女的里面),却是由於有一些基督徒认识了他是住在他们的里面,而有一些却不认识。一个人若得着圣灵内住这事实的真正启示,他基督徒的生活将有何等的改变!

基督的绝对主权

「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?这圣灵是从神而来,住在你们里头的;并且你们不是自己的人;因为你们是重价买来的;所以要在你们的身子上荣耀神。」(林前六19-20)

这二节圣经现在把我们又向前带了一步,因为当我们发现了我们是神的居所这个事实之後,接着我们就必定把自己完全降服於神。当我们一看见我们是神的殿,我们就要立刻承认,我们不再是我们自己的人。所以奉献是随着启示而来的。得胜的基督徒与失败的基督徒的不同,并不在於有些有圣灵,有些没有;乃是在於有些知道圣灵住在他们里面,而有些不知道。结果,那些知道的就承认神在他们生命中的主权,而那些不知道的,他们仍是他们自己的主。

启示是达到圣洁的第一步,而奉献是第二步。在我们的一生中,总得有一天,我们放弃自己的一切权利,把绝对的主权交给耶稣基督,这一天必须像我们得救的那一天那么确定。可能神会兴起一些实际的问题,来考验我们奉献的真实性,但是不管神是不是这样作,我们总得有一天,把我们的一切毫无保留的──我们的自己、我们的家庭、我们的财产、我们的事业、我们的时间,都交给他、我们的一切所有和所是都成为他的,从今以後完全由他来支配。从那一天起,我们不再是我们的主人,我们只不过是一个管家而已。耶稣基督的主权,若还没有在我们里面成为一件确定的事实,圣灵在我们里面就无法作真正有效的工作。我们若不将我们的生命完全交给他,由他来管治,他就不能有效的引领我们的生活。如果我们不让他在我们的里面,有一个绝对的主权,他虽然还可以住在我们里面,但是他却不能显出他的大能,因为圣灵的能力受了拦阻。

你是为主而活呢,还是为你自己?也许这个问题太广泛了,让我问得更切实一点。神有没有向你要一些东西而你不愿意给他呢?你和神之间有甚么争执之点吗?如果你和神的争执不解决,不让圣灵有充分的主权,他就不能在你里面,再生基督的生命。

有一个美国朋友,现在已经到主那里去了,我们姑且称他作保罗。他从小就怀着一个希望,有一天他能够称为保罗博士。当他还是一个很小的孩子的时候,他开始梦想,有一天他会进大学,他想像着开始读硕士学位,然後读博士学位。最後那快乐的日子就会来临,所有的人会称他为保罗博士。

後来主救了他,并且差遣他去传道,不久他就成为一个大教会的牧师。那时,他已经有了他的学位,并且正在读博士学位。虽然他的学业很有进步,牧师也作得很成功,但是他却很不满足。他是一个基督徒,但是他的生命却不像基督。他里面有圣灵,但是他却没有享受到圣灵的同在,或圣灵的能力。他对他自己说:「我是一个传福音的人,是一个教会的牧师,我告诉信徒说,你们应该爱慕神的话,而我自己却并不真正的爱慕它。我劝他们祷告,而我自己却不大喜欢祷告。我告诉他们要过圣洁的生活,但是我的生活却不圣洁。我警告他们不要爱世界,但是我心里却仍然很爱它,虽然我在外表上避开它。」他为此非常忧伤,他求主使他知道住在他里面圣灵的能力。但是他虽然祷告了几个月,仍然没有得到答应。於是他就禁食,求主指出在他生活里面,到底有甚么拦阻的东西。很快的他得到主的回答。主说:「我渴望你能知道我圣灵的能力,但是你的心却放在我所不愿意你有的东西上。你已经把一切都给我了,但是还有一件,你仍留下给你自己──就是你的博士学位。」也许对於你我,人无论称我们为保罗先生或保罗博士,你我都不在意,但是对於他,那个称呼却是他的生命。他从小就作梦,想着有一天能成为博士,他的整个青年时期,就是为着这件事尽力。现在他所最夸耀的东西,差不多就要到手,只要再过短短的两个月,他就要成为博士了。

因此,他就这样对神讲理,说:「如果我成为一个哲学博士,会对我有甚么害处吗?有一个保罗博土传福音,岂不是比一个保罗先生传福音,更能荣耀你的名吗?」但是神并没有改变他的心意,保罗先生那么充足的理由,未能改变神对他所说的话。-一次他为这件事祷告,他都得到同样的回答。当他和神讲理失败了之後,他就和神谈条件。只要神答应他去得他的博士学位,他就愿意到这里或到那里,作这事或作那事。但是神仍然不改变他的心意。同时保罗先生却越过越渴慕认识圣灵的丰满。这种情形一直继续到他大考前两天。

那一天是礼拜六,保罗先生坐下来准备第二天的讲章,但是他研究来研究去,却找不出他要讲的信息。现在他面临一生的雄心将要实现的关头,而神却很清楚的告诉他,他必须选择那因博士学位来的影响能力,或是神影响他生命的能力。就在那一天晚上,他屈服了。他跪着对主说:「主阿,我愿意一生只作一个平淡的保罗先生,但是我要知道圣灵在我生命中的能力。」

於是他起来写一封信给主考的人,请求不参加礼拜一的考试,并且说明他的理由。然後他就快乐的睡了,并没有感觉到有甚么特别的经历。第二天早上,他对与会的会众说,这是他六年来第一次没有讲章可以传讲,他告诉他们为甚么会这样。神祝福他那一天的见证,远超过他以往任何一次准备好的讲章。从那个时候起,神在一个完全新的方式里祝福他,并得着他。从那一天起,他知道与世界分别,不仅仅是在外表的事物上,乃是在里面有更深的实际。以後在他-天的经历中,他经历了圣灵的同在和圣灵能力的福气。

神一直等候着要解决我们与他之间的一切争执。在保罗先生身上,所争执的问题是他的博士学位,在我们身上的问题也许完全不同。我们对於把自己绝对降服给主的关键,通常都系於某一件特别的东西,而神就要那一件东西。他所以一定要得着那一件东西,因为他必须得着我们的一切。当我读到一个伟大的国家领袖所写的自传,我深深的受了感动。他说:「为我自己我甚么都不要;我要甚么都为我的国家。」如果一个人甘愿让他的国家得着一切,而他自己甚么也不要,难道我们还不能对神说:「主阿,为我自己我甚么也不要,我要一切都为着你;我愿意你所愿意的,凡在你旨意以外的,我甚么也不要」吗?我们若不自取奴仆的地位,神就不能在我们身上作主。神不是呼召我们来为他作甚么,神是要我们降服他的旨意。请问你是否愿意,作任何他所愿意你作的事?

我另有一个朋友,像我的朋友保罗先生一样,也与主有争执。在他信主之前,他有一个爱人,他得救之後,立即想要把他所爱的人情到主面前,但是她对於属灵的事完全没有兴趣。主很清楚的告诉他,他与那个女子的关系必须断绝。但是因为他非常爱她,所以他就避开这个问题,继续着事奉主,为他去拯救灵魂。渐渐的他感觉到对圣洁的需要,这个感觉使他步入黑暗的日子。他向神求圣灵的充满,好让他有能力过一种圣洁的生活,但是主好像一直不理他的祈求。

有一天早上,他到另一个城市去传道,他所讲的是诗篇七十三篇二十五:「除你以外,在天上我有谁呢?除你以外,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。」他回家後,去参加一个祷告聚会,有一位姊妹读了一段圣经,所读的正好就是诗篇七十三篇二十五节。这位姊妹并不知道他刚刚讲过这一节圣经,读完圣经以後,接着她又问说,我们能真的说:「茌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」吗?她那句话带着能力,正好击中了他的心。他自己承认,他实在还不能从心里说,在天上或地上,除了主之外,没有所爱慕的。至此他就看出,他的-一件事,都系於他之是否愿意放弃他所爱的女子。

在有的人身上,对於这样的事也许不会看得很严重,但是对於他,这件事太严重了。所以他对主讲理说:「主阿,加果你允许我和她结婚,我愿意到西藏去为你工作。」但是主好像不关心他到西藏去的事,只关心他和那个女子的关系。不管他怎样讲理,丝毫未能改变主所着重的点。这样的争执继续了几个月之久,当他再为着圣灵的充满恳求主的时候,主仍然指着这一件事。但是那一天主得胜了,那个青年人仰着脸对主说:「主阿,现在我能够从心里说,『除你以外,在天上我有谁呢?除你以外,在地上我也没有所爱慕的。』」那一天就成了他新生命的开始。

一个蒙了赦免的罪人,与一个普通的罪人,完全不同;同样,一个将自己奉献给主的基督徒,与一个普通的基督徒也完全不同。愿主在对於他掌权的问题上,把我们都带到一个确定的地位上。如果我们真肯完全顺服他,当我们为着经历内住圣灵的能力求主的时候,我们都不必等候特别的感觉,或超然的表现,只要单纯的仰望他,赞美他,事情已经发生了。我们可以确信的感谢他,神的荣耀已经充满了他的殿。「岂不知你们是神的殿,神的灵住在你们里头吗?」「岂不知你们的身子就是圣灵的殿么?这圣灵是从神而来,住在你们里头的。」


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