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十字架的分界


这世界的国度并不是神的国度。神在他的心意里有一个世界的系统──他所创造的宇宙,这个宇宙是以他的儿子基督为元首(西一16-17)。但是撒但藉着人类的肉体,建立了一个敌对的制度,圣经称之为「这世界」,──在这个制度里面,我们也都被包含在内。这世界为撒但自己所治理。所以撒但在事实上就成为「这世界的王」(约十二31)。

两个创造

因为第一个创造,在撒但的手里已经成为旧造。所以神现在所关心的,已经不再是头一个创造,他乃是关心第二个创造。他引进一个新造,一个新的国度,与新的世界;旧造和旧国度以及旧世界里面的任何东西,都不能带到这个新造的里面。现在的问题就是,在这两个敌对的国度中,我们究竟属於那一个?

当然,使徒保罗并没有让我们怀疑,事实上现在我们是属於那一个国度。他告诉我们,神藉着他的救赎,「救了我们脱离黑暗的权势,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里」(西一12-13)。

但是为着要带我们进入他这个新的国度,神必须先在我们里面作一件新的事情。他必须先使我们成为新造,否则我们就不配进入新的国度。「从肉身生的,就是肉身。」(约三6)「血肉之体,不能承受神的国;必朽坏的,不能承受不朽坏的。」(林前十五50)无论你受了怎样的教育、薰陶,和改良,肉体仍然是肉体。我们是否适合新的国度,完全在於我们属於那一个创造。我们是属於旧造呢,还是属於新造?我们是从肉身生的呢?还是从灵生的?我们是否适合新的国度,最终的根据乃是在乎我们的来源问题。问题不在於好或坏,乃在於是肉体呢,抑或是灵?「从肉身生的就是肉身」,肉身绝对不会生出别的东西。旧造里面的任何东西,绝对不能进入新造的里面。

我们若真的明白,神为着他自己所寻求的,完全是新的事,我们就会清楚的看见,我们绝不能以旧造里面的任何东西,来贡献於新造。神为着他自己要得着我们,但是他不能把老旧的我们,带到他原初的计划里面。所以他首先以基督的十字架来除掉我们,然後藉着复活,给我们新的生命。「若有人在基督里,他就是新造的人(原文是一个新创造);旧事已过,都变成新的了。」(林後五17)既成为新造的人,就有了一种新的性情,和一套新的官能,我们就能进入新的国度,与新的世界。

十字架是神结束「旧事」的方法,他把我们的「旧人」完全放在一边;神又藉着复活,将我们在那个新世界里生活所必须的一切交给我们。「所以我们藉着受浸归入死,和他一同埋葬;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,像基督藉着父的荣耀,从死里复活一样。」(罗六4)

宇宙中最大的否定就是十字架,因为神藉着它扫除了一切不属於他自己的东西。宇宙中最大的肯定乃是复活,因为神藉着它,将一切他所要的东西带进新范围。所以复活站在新创造的门槛上。一个人看见了十字架已经结束凡属於第一个国度的事物,复活带进了一切属於第二个国度的,这是一件有福的事。凡是开始於复活以前的一切,都必须除尽,因为复活是神的新起点。

现在在我们面前有两个世界,一个是旧的,另一个是新的。在旧世界里,撒但有绝对的统治权力。可能在旧造里你是一个好人,但是当你属於旧造的时候,你是在死的定罪之下,因为凡属於旧造的,没有一点能带到新造的里面。十字架是神的宣告,一切属於旧造的必须死。凡属首先的亚当的一切,没有一件可以带到十字架的这一边来,甚么都要在那里结束。我们越快看见这件事越好,因为神是藉着十字架,为我们开辟了一条逃避旧造的途径。神将属於亚当的一切,归结在他儿子的身上,然後把他钉在十字架上;所以在他里面,一切属於亚当的都已经被除掉。神彷佛向整个世界宣告说:「我已经藉着十字架,把一切不属於我的摆在一边;你们这属於旧造的,也都包括在里面,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了!」我们没有一个人能逃避这个判决。

这一点就引我们到受浸的问题。「岂不知我们这受浸归入基督耶稣的人,是受浸归入和的死么?所以我们受浸归入死,和他一同埋葬。」(罗六3-4)这些话有甚么重要的意义呢?

在圣经里面,受浸是与得救相联的:「信而受浸的必然得救。」(可十六16)我们虽然无法根据圣经说受浸的重生,却能说受浸的得救。甚么是得救呢?得救与我的罪没有关系,与罪的权势也没有关系,却与这世界的系统有关系。我们是陷在属撒但的世界系统里。所以得救乃是从撒但的世界系统里出来,进入神的世界系统。

对於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,保罗这样说:「就我而论,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;就世界而论,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。」(加六14)彼得曾记载有八个人,「藉着水得救」(彼前三20)。这预表更阐明了十字架的意义。挪亚与他一家因着信进入方舟,就从败坏的旧世界里出来,进入了一个新的世界。这不重在说到他们因此得以免去淹死,乃是重在说到他们从败坏的世界出来了。这就是得救。

接着彼得又说:「这水所表明的受浸,现在藉着耶稣基督的复活,也拯救了你们。」(21节)换句话说,藉着十字架的那一方面,就是受浸所表明的,使你从这个邪恶的世界里被拯救出来,并且藉着你的受浸,确定了这一点。受浸的一面是「归入他的死」,结束了一个旧的创造;但是受浸的另一面也是「归入基督耶稣」,进入了一个新的创造(罗六\cs163)。当你下到水中,你的世界,也和你一同下到水中。当你在基督里起来的时候,你的世界已经淹灭了。

保罗和西拉在腓立比的监牢里对禁卒说:「当信主耶稣,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。」他们并且把主的道讲给禁卒和他全家的人听。禁卒和属乎他的人立时都受了浸(徒十六31-34)。他们这样作乃是在神、属神的子民和属灵的权势面前,见证他们实在已经从被审判的世界中被拯救出来。结果他们「因为信了神,都很喜乐」。

因此,受浸的问题不仅是洒水或浸入水的问题。受浸是一件太大的事,与我们主的死和复活有关;并且与两个世界有关。凡在信奉异教的国家工作过的人,都知道受浸所引起的问题是何等的大。

埋葬就是结束

彼得又继续说,受浸是「求在神面前有无亏的良心」(彼前三21)。如果没有人问我们,我们就不能回答。如果神没有说甚么,我们便无需回答。但是他已经说了话;他藉着十字架对我们说了话。他藉着十字架告诉了我们,他对於我们,以及世界,和旧创造,旧国度的审判。十字架不只是基督个人的──不是一个「个人」的十字架;它是包罗万有的十字架,是一个共同的十字架,包括着你和我。神已经把我们各人都放在他的儿子里面,并且在他里面把我们钉了十字架。在末後的亚当里面,他已经把属於首先亚当的一切都扫除净尽。

我要怎样回答神对於旧创造的判决呢?要求受浸就是我的回答。为甚么呢?在罗马书六章四节里面,保罗解释说,受浸就是埋葬:「所以我们藉着受浸归入死,和他一同埋葬。」受浸的本身虽然不是死,也不是复活,但受浸却是与死和复活相关联,因为它是埋葬。甚么人有资格被埋葬呢?当然只有死了的人!因此我若要求受浸,那就是宣告我已经死了,所以我只配放在坟墓里。

可叹有人竟以埋葬作为致死的方法;他们想藉着埋葬自己而死!让我着重的说,除非我们的眼睛蒙神开启,看见我们已经在基督里死了,并且与他一同埋葬了,我们就没有权利受浸。我们所以下到水里去,是因为我们已经承认,在神的眼中看来,我们已经死了。我们就是为着这事作见证。神的问题简单又明白。他说:「基督已经死了,我已经将你包括在他里面。对於这件事你现在要说甚么呢?」我的回答是甚么呢?我要说:「主阿,我相信你已经钉了十字架。对於你已经将我交付给你的死与埋葬,我只说是的。」他已经将我交给死亡和坟墓;我请求受浸,就是公开承认这件事实。

在中国,有一个妇人的丈夫死了。她因为悲痛而疑狂,拒绝埋葬她的丈夫。一天又一天,他的尸体留在房子里有两个礼拜之久。她说:「他没有死;我-天和他说话。」这个可怜的女人不愿意埋葬她的丈夫,因为她不相信他已经死了,我们甚么时候才愿意埋葬我们亲爱的人呢?乃是当我们绝对的相信,他们已经死了。如果他们还有一线希望,我们绝不会埋葬他们。因此我们甚么时候要求受浸呢?那就是当我们看见神的方法是完善的,而我是该死的,并且当我真正相信神已经把我钉了十字架。当我这样完全相信我在神面前已经死了,我就请求受浸,我说:「赞美神,我死了!主阿,你已经杀了我;现在把我埋葬吧!」

在中国有两个紧急救护机构,一个是红十字会,一个是蓝十字会。红十字会的工作是救护,并医治那些在战场上受了伤却还活着的人。蓝十字会的工作,乃是埋葬那些由於饥荒、水灾,或战争中死亡的人。神在基督的十字架里所给我们的对付,远比红十字会的工作猛烈。他从来不作弥补旧造的工作。他甚至把还活着的人钉死,并且埋葬,使他们从死里复活而有一个新生命。神已经作了钉十字架的工作,我们现在已经被算为是死者,但是我们必须接受这件事,服从蓝十字会的工作,用埋葬来印证死的事实。

今日有一个旧世界,也有一个新世界,在这两个世界之间,有一个坟墓。神已经将我钉死,但是我必须同意被交给坟墓。我的受浸证实了神在他儿子的十字架里所给我的判决,并且确认我已与旧的世界分开,现在属於新的世界。所以受浸不是一件小事。它对於我乃是与旧的生活方式作一个自知确定的分离。这就是罗马书六章二节所说:「我们在罪上死了的人,岂可仍在罪中活着呢?」保罗的意思就是说:「如果你们要继续在旧的世界里,为甚么还受浸呢?如果你们还打算在旧的世界里活下去,你们根本就不该受浸。」我们一旦看见了这一点,我们就同意把旧造埋葬,而为新造奠定根基。

罗马书六章五节的话,仍然是对那些受了浸(3节)的人说的,保罗说到我们是「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」。因为藉着受浸,我们在象徵上承认,神在死与复活的事情上,已经完成了我们与基督密切的联合。有一天,我试着向一个弟兄强调这个真理。那时我们正在一起喝茶,我将一些糖放在我的茶里,然後搅一搅。几分钟之後,我问他说:「你能否告诉我,现在糖在那里,茶在那里?」他说:「不能,你已经把它们放在一起,它们现在已经无法分开了。」这是一个简单的解释,但是却帮助他看见了我们在死里与基督联合的密切和定局。是神把我们放在那里的,神的作为是不能反转的。

那么这个联合在事实上,有甚么意义呢?受浸後面的真实意义,就是我们藉着十字架浸入了基督那历史性的死里,以致他的死就成为我们的死。因着我们的死与他的死如此密切的相连为一,就无法分开。当我们下到水里,我们乃是承认这个历史的「浸」,就是神所作成与他的联合。我们今天在受浸时当众所作的见证,就是承认两千年前基督的死,乃是一个包罗万有大能的死,它的大能和包罗,已经除去并结束我们里面一切不属於神的东西。

复活进入新的生命

「我们若在他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,也要在他复活的形状上与他联合。」(罗六5)

在复活上现在有了不同的象徵,因为有些新的东西引进来了。我是藉着「受浸归入他的死」,但我却不是同样的藉受浸进入他的复活。赞美主!是他的复活进到我的里面,将新的生命分给我。在主的死里面,我们所着重的,乃是专在「我在基督里面」。关於复活,虽然我也是在他的里面,但所着重的却是「基督在我里面」。基督怎么能够把他的复活生命交通给我呢?我怎样接受这个新生命呢?保罗用「与他联合」这几个同样的字,给我们作了一个很好的说明。因为在希腊文里面,联合这一个词也有「接枝」的意义,这给我们看见一幅美丽的图画,说出基督的生命,藉着复活交通给我们。

在福建的时候,我曾去访问一个龙眼园的主人。他的龙眼园约有三四亩地,其中约有三百棵龙眼树。我问他说,你的树接过枝吗?他回答说:「你以为我会种一些没有接过枝的果树,浪费我的土地吗?对於没有接枝的老树干,我能够盼望它们有甚么价值呢?」

我於是请他解释接枝的过程,他欣然的告诉我说:「当一棵树长到一定的高度,我就把树顶砍掉,然後在上面接枝。」他指着一棵特别的树对我说:「你看见那棵树吗?我称它为父树,因为所有接枝用的枝子,都是从那棵树上取来的。如果我任凭那些树自己生长,不给它们接枝,它们的果子就像扬梅那么小,而且皮厚核大。那棵父树的果子却有梅子那么大,并且皮很薄核又小,所有接过它枝子的树,也都结出它那样的果子。」我又问他说:「怎么会这样的呢?」他说:「这很简单,我将一棵树的性质,移到另一棵树上。我在那棵树身上切开一条裂缝,把一条好树的树枝插进去,然後绑好,让它去生长。」我问说:「它怎样能生长呢?」他说:「我不知道,但是它实在生长了。」

他又指给我看一棵树,在接枝下面的老树干上,结了一些坏果,在接枝以上的新树干上,结了许多好果。他说:「我留下这些结坏果的旧枝,来表示两者的不同。从这棵树的身上,你可以明白接枝的价值。现在你一定明白了,我为甚么只种植接过枝的树。」

一棵树怎么能结出别棵树的果子呢?一棵坏树怎么能结出好果子呢?只有藉着接枝,就是把好树的生命接进去。人尚且能把一棵树的枝子接在另一棵树上,何况神,岂不更能将他儿子的生命,接到我们里面来吗?

有一个中国妇人,她的手臂烧伤得很厉害,被送到医院里去。为着防止伤处结疤时厉害的收缩,必须在受伤的地方上面,移植一些新的皮肤。医生曾试着从那个妇人自己身上取一块皮肤,来移植在她的手臂上,但是没有成功,因为她的年纪太大,而且营养不良,她的皮肤不能用来移植。後来一个外国护士,捐赠了一块皮肤给她,手术就因此得以成功。新皮肤与旧皮肤缝在一起,妇人的手臂完全好了,她就出院了。但是在她的黄手臂上,却留着一块白色的皮肤,说出了这一个故事。如果你问我说,别人的皮肤,怎样能长在那个妇人的手臂上?我只能说,我不知道,但是我知道它实在是这样长了。

如果地上的一个外科医生,能够从一个人的身体上取下一块皮肤,移植在另一个人的身上,难道神这更大的外科医生,还不能把他儿子的生命,接种在我们的里面吗?我不知道这件事是怎样作成的。「风随着意思吹,你听见风的响声,却不晓得从那里来,往那里去;凡从圣灵生的,也是如此。」(约三8)虽然我们不会说,神怎样在我们里面作了他的工,但是神已经在我们里面作了。对於这件事我们不能作甚么,也不需要作甚么,因为神藉着复活已经作成了。

神已经作了一件事。世界上只有一个结果子的生命,这生命已经接种在千千万万人的生命里面。我们称之为新生。新生的意义,就是人接受他从前所没有的生命。那并不是说,我天然的生命已经完全改变了,乃是另一个生命,一个完全新的生命,神的生命,已经成为我的生命。

神已经藉着他儿子的十字架,除去旧造,为要藉着复活带进在基督里的新造。他已经关闭到那个旧的、黑暗的国度去的门,把我们迁到他爱子的国度里。我的荣耀就是在这件已经作成的事里面──藉着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,「就我而论,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;就世界而论,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。」(加六14)我的受浸就是对於这件事的公开见证。正如我藉的口作的见证,是为着使我得救──「口里承认,就可以得救」(罗十10)。

回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