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福音的目的


为我们最後的一章,我们要用福音书里面的一件事作为出发点,那件事是在十字架的影下发生的;它不只是历史性的,也是预言性的。

「耶稣在伯大尼长大麻疯的西门家里坐席的时候,有一个女人,拿着一玉瓶至贵的真哪哒香膏来,打破玉瓶,把膏浇在耶稣的头上。……耶稣说,……我实在告诉你们,普天之下,无论在甚么地方传这福音,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记念。」(可十四3、6、9)

这里主规定了,马利亚用至贵的香膏膏他的故事,必须与福音同传。马利亚所作的总要伴同着主所作的。这是主自己说的。那么主在这件事上要我们明白甚么呢?

我想我们都很知道马利亚膏主故事。约翰福音十二章很详细告诉我们,这一件事发生在她的兄弟复活不久。我们能推想,她们的家并不是一个富有之家,她们姊妹俩必须自己操作家事,因为圣经告诉我们,在那一次的筵席上,「马大也伺候」(约十二2,参路十40)。无疑的,她们对-一分钱都看得很紧。但是两姊妹中的一个,就是马利亚,竟然把她所珍藏的玉瓶,和值三十多两银子的真哪哒香膏,完全花费在主的身上,照人的推理,这样作实在是太过了,她给主的,过於主所当得的。因此犹大领头,其他门徒也都附和,一致埋怨马利亚,认为这种行动是枉费的。

枉费

「有几个人心中很不喜悦,说,何用这样枉费香膏呢?这香膏可以卖三十多两银子周济穷人,他们就向那女人生气。」(可十四4-5)我相信主要我们最後一同来思想「枉费」这两个字所含有的意义。

甚么是枉费呢?枉费的意思就是给得太多了,超过了必需的。如果一个先令就够了,而你给一镑,那就是枉费。如果二两就可以,你给了一斤,那是枉费。如果一件事三天就够把它作好,你却花了五天或一个礼拜,那是枉费。枉卖的意思就是说,你为了一件太小的事,付出了太大的代价。如果一个人受了众人认为他所不配受的,那就是枉费。

但是要记得,主说,无论在甚么地方传福音,也得传我们现在所说的这一件事。为甚么呢?因为主要福音传到产生类似马利亚所作的事,那就是说,人应当来到他那里,把他们自己任费在他的身上。这就是主所寻求的结果。

我们对於这一个枉费在主身上的问题,必须从两个角度来看:一个是犹大的角度(约十二4-6),一个是其他门徒的角度(太廿六8-9);目前我们并起来看。

十二个门徒都认为那是枉费的。犹大从来没有称耶稣为「主」,对於他当然任何倒在主身上的东西都是枉费。不只香膏是枉费,甚至水也是枉费。在这里犹大代表这个世界。在世人的眼中看来,事奉主,并且为着事奉把我们自己给他,完全是枉费。他从来没有被世人爱过,在世人的心里,他从未有过地位,所以不管给他甚么都是枉费。许多人这样说:「某人如果不是一个基督徒,就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相当的成功!」因为在世人的眼中,一个有相当才干,或天赋资质的人,去事奉主是一件可耻的事。他们以为这样的人去事奉主实在是太可惜了。他们说:「一个如此有用的人竟然这样枉费了!」

原谅我提起一件我自己的例子。主後一九二九年,我从上海回到我的故乡福州。一天,我拿着一根手杖沿着街走,因为我的身体很衰弱。在街上我遇见了一个我从前在大学时候的教授,他把我带到一个茶馆,我们就一同进去,在那里坐一坐。他把我从头望到脚,又从脚望到头,然後说:「当你在大学的时候,我们都很看重你,一致认为你会有大的成就,谁能相信你今天竟是这个样子!」他用锐利的眼光望着我,向我发出这个尖刻的问题。我必须承认,我一听见他的话,我真想放声大哭一场。是的,我的事业、我的健康、我的一切,都完了。现在又碰见这一位以前教我法律的教授这样问我:「你就这样一事无成,毫无进展,毫无表现的下去吗?」

但是,就在那一刹那,我经历了甚么叫作神荣耀的灵住在我身上。我承认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真正知道这句话的意义。当我一想到我竟然能够为着我的主,把我的生命倾倒,我的魂里就充满了荣耀。当时我的身上实在是满了圣灵的荣耀。我能仰起脸来,毫无保留的说:「主阿,我赞美你!没有一件事能比这个更美;我所拣选的道路是上好的!」对於我的教授,事奉主完全是枉费的。然而这乃是福音的目的──使我们对於主的价值能有真正的估量。

犹大觉得那样是太枉费了。「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些钱在别的地方;地上穷人很多,为甚么不拿这些钱来周济穷人,办些慈善事业,和造福穷人的社会事业,用实际的行动来帮助穷人呢?为甚么把它倒在耶稣的脚上呢?」(参约十二4-6)世人的见解总是这样。「难道你不能把你的生命利用得更有价值吗?你不能作好一点的事吗?你这样把自己完全给主,未免太过了!」

但是如果主是配的,怎么能说那是枉费呢?他是配得过人这样事奉的。他配得过我作他的俘虏。他配得过我只为他活着。他配!世人对於这件事怎么说都不要紧。主说:「由她吧,为甚么难为她呢?」所以我们也不必介意。让世人随他们所喜欢的去说,我们仍然能稳妥的站在这个立场上,因为主说:「这是一件美事。真实的工作并不是作在穷人身上的;作在主身上的才是真实的工作。」一旦你的眼睛被开启,看见我们主的真价值,就再没有甚么会对他是太好的了。

关於犹大我不愿意说得太多。让我们接着来看其他门徒的态度;因为他们的反应,对於我们的影响比犹大的更大。世人怎样说我们不大在乎,我们还能受得住;对於那些应该明白的基督徒,他们所说的,我们就非常在乎。不幸我们竟然发觉他们像犹大一样,他们不只说话,并且还很生气。圣经说:「门徒看见,就很不喜悦,说,何用这样的枉费呢?这香膏可以卖许多钱,周济穷人。」(太廿六8-9)

当然我们都知道,在基督徒中间有一个很普遍的态度,就是尽可能用最少的代价,去换取最多的恩典。但是这里我们所注意的并不在这一点上,我们所注意的要深得多。让我这样来说明它。有没有人对你说,你这样坐着不动,不去作更多的事,岂不是枉费你的生命吗?他们说:「这里有些人应当出去作这种工作或那种工作,就能有益於人群,对於社会就更有用处;他们为甚么不积极一点呢?」当他们这样说的时候,他们整个的思想就是用处。他们认为一样东西,应该照着他们所领会的充分去利用。

许多人就根据这一点理由,很为一些主的仆人们着急,认为他们显然作得太少。他们以为如果他们能够打进一个地方,受到某些圈子里面更大的欢迎和重视,他们的工作就能作得更大,他们就更能被主用了。我曾说过我认识了多年的一位姊妹,在我一生中她给我的帮助最大。在我和她来往的那几年中,她实实在在是被主所使用,虽然在当时,我们有许多人还看不出来。当时我心里很急,以为主没有使用她。我不断的对自己说:「为甚么她不出去领些聚会,到一些地方去作些工呢?住在这样一个小乡村里,甚么事情也不发生,对於她简直是任费!」有时我去看她的时候,我大声到几乎像喊叫那样对她说:「没有人像你那样认识主。你最能活读圣经。你不看见周围的需要吗?为甚么你不出去作一些事呢?你坐在这里,甚么也不作,实在是枉费时间,枉费精力,枉费金钱,甚么都枉费了!」

但是不,弟兄们,对於主这并不是首要的一件事。不错,他诚然要你我被他使用。神也禁止我有一点意思鼓励人不积极,或是称许那些面对着世界迫切的需要,仍然抱着袖手旁观的态度的人。主自己在这里也吩咐说,福音要传到普天下。但是问题是在所着重的点。现在我回头来看,才知道主实在大大的使用了那位亲爱的姊妹,藉着她对我们那一班正为着福音的工作,而受神训练的青年人讲了话。为着她我向神永远感谢不尽。

那么,秘诀是甚么呢?很清楚的,当主耶稣在伯大尼称许马利亚的行动时,便立下了一个一切事奉的基础,那就是你要把你一切所有的,连你自己,都倒给他;如果这是他所准许你作的一切,你作这些就够了。首要的问题并不在於「穷人」是否得了帮助。首要的问题乃在於主有没有得到满足?

我们可以领许多聚会,可以在许多福音的举动中有分。我们并不是不能作。我们可以作,也可以尽我们所能的去作。但是神所最关心的,不是我们是否这样不停的为他工作。那不是他首要的目的。事奉主不该用看得见的结果来衡量。不,亲爱的弟兄,主所最关心的,乃是我们是否在他的脚前,是否膏他的头。无论我们有甚么东西像玉瓶那样,最宝贵的,对於我们是这世界上最可爱的──让我说,这是经过十字架而流出的生命──我们全数都给主。对於有些人,甚至那些应该明白的人,这好像是枉费;但这是主所最宝贵的,是他所最要寻求的。我们所奉献给他的,常常是不厌倦的事奉;然而主保留暂时停止我们事奉的权利,好让我们发觉,抓住我们的到底是事奉还是他自己。

使他喜悦的事奉

「无论在甚么地方传这福音,也要述说这女人所作的以为记念。」(可十四9)

主为甚么这样说呢?因为福音要产生这一个。福音的目的就是这一个。福音不仅是为着满足罪人而已。赞美主,罪人得到了满足!但是我们要知道,罪人的满足不过是一个有福的副产品,并不是福音首要的目的。传福音的主要目的,乃是使主得到满足。

我怕我们传福音的时候,过於着重罪人所得着的好处,不够注重主心目中的目的。我们所想的不过是,如果没有福音,罪人的结局将要如何。但是要记得,这不是福音主要的目的。是的,赞美神!福音中也有罪人的一分,神满足了罪人的需要,大大的祝福他;但是这并不是福音里面最重要的事。福音里面的第一件事乃是,必须让神的儿子在凡事上都得着满足。只有当他得到满足的时候,我们才能满足,罪人也才能满足。我从来没有遇见过一个使主满足的人,他自己却不满足的。这是不可能的事。甚么时候我们先使他满足,我们就一定跟着满足。

但是我们要记得,如果我们不把自己「枉费」在他的身上,他就绝不会满足。你曾给主太过么?让我告诉你一件事,我们早晚要学这个功课,在事奉神的事上,枉费的原则就是能力的原则。舍弃的原则就是决定我们用处的原则。在神手中真实的用处,乃是以「枉费」来测量的。你越以为你能作,越使用你的才干,达到了顶点(有些人甚至超过了顶点)?来从事你的工作,你越发觉你所用的是世界的原则,不是主的原则。神在我们身上一切的对付,都是为着在我们里面建立一个原则,那个原则就是,我们为他作的工作,必须起源於我们的服侍他。我不是说我们甚么也不必作;我所说的乃是我们必须首先注意主自己,而不是注意他的工作。

现在我们必须来看那些最实际的问题。你说:「我已经舍弃了一个地位;放弃了一个职守;我已经丢弃了满有光明前途的好机会,为了要在这路上和主同行。现在我试着事奉他。有的时候主好像听我,有的时候他让我一直等候确定的回答。有的时候,他使用我,但是有的时候,他好像又漏掉了我。当事情这样的时候我就拿自己和一个在某一个大机构里面的人比较。他原来也有一个光明的前途,他并没有放弃他的前途,他继续下去,而且也在事奉主。他救了一些人,主也祝福他的职事。他是成功的(我不是说在物质方面,乃是说在属灵方面),有的时候,我觉得他看起来比我更像一个基督徒,他是这么快乐,这么满足。到底我在这条路上得到了甚么呢?他日子过得很好;而我却过得很坏。他从来没有走这条路,但是也却有今日基督徒所公认的属灵兴旺,而我却遇到了各种麻烦和复杂的遭遇。这些究竟是甚么意思呢?我是在枉费我的生命吗?我真是给得太过了吗?」

这就是你的问题了。你以为说,如果你跟随那位弟兄的脚步,换句话说,如果你奉献得够蒙祝福,而不够遭麻烦;够被主使用,而不够被他监禁,一切就都好了。然而真会好吗?你知道得很清楚,那是不会的。

别看那个人吧!转过来看你的主,并且问问你自己,到底他看甚么最有价值。枉费的原则就是他支配我们的原则。「她是为我作的。」只有当我们真的像一般人所认为的,在他身上「枉费」我们自己的时候,神儿子的心才得着真实的满足。似乎我们给得太多,却一无所得;然而这正是讨神喜悦的秘诀。

哦,亲爱的弟兄,我们所追求的是甚么呢?我们是像那些门徒追求「用处」么?他们要那三十多两银子的-一分钱都当一分钱用。整个问题就在於,他们要用能够估量并且记录的事件,来显明对神有用。但是主却等着我们对他说:「主阿,我不管这些,只要我能够讨你的喜悦,那就够了。」

预先膏他

「由她吧。为甚么难为她呢?她在我身上作的是一件美事。因为常有穷人和你们同在,要向他们行善,随时都可以;只是你们不常有我。她所作的,是尽她所能的,她是为我安葬的事,把香膏预先浇在我身上。」(可十四6-8)

在这几节圣经里面,主耶稣用「预先」两个字引进了时间的因素,对此,我们今天可以有一个新的应用,因为这个因素现在对於我们,就像当日对於她一样的重要。我们大家知道,在将来的世代里,主要分派我们作更大的事,那时我们并不是无所事事。「好,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;你在不多的事上有忠心,我要把许多事派你管理;可以进来享受你主人的快乐。」(太廿五21;参太廿四47;路十九17)是的,有更大的工作要我们去作;因为神家里的工作要继续下去,正如膏主的故事里所说的,照顾穷人的事要继续下去一样。常有穷人和他们同在,但是他们不常有他。马利亚必须预先作一件事,否则她以後就没有机会了。这就是倒出香膏这件事所代表的。我信到了那一天,我们都会爱他,并且远超过现在爱他的程度,但是那些今天就把一切都倒在主身上的人有福了。是的,当我们面对面看见他的时候,我信我们大家都会把玉瓶打破,把一切都倒出来给他。然而今天我们在作甚么呢?

马利亚打破玉瓶,把香膏倒在耶稣头上之後没有几天,有几个妇人清早起来要去膏主的身体。她们有没有膏到呢?在七日第一日的清早,她们有没有达到目的呢?没有。只有一个人膏到了主,那就是马利亚,因为她预先膏了他。别人都未作到,因为他已经复活了。我认为在这方面,时间对於我们是同样的重要。我们所有的问题就在於,今天我在这里向主作甚么呢?

我们的眼睛有否被开启,看见我们所事奉那一位的宝贵呢?我们有否看见,只有那些最亲爱、最值钱、最宝贵的东西才配得过他呢?我们有否看见,服侍穷人、造福世界、拯救人的灵魂、寻求罪人永远的好处(这一切工作都是必需的,也是有价值的),这些必须不超越它们所该有的地位,才是对的呢?单单为着这些工作的本身而作,若比起为主而作,就算不得甚么了。

主必须开我们的眼睛,使我们看见他的价值。如果世界上有一个艺术珍品,我照它的高价买进,也许是一千镑,一万镑,甚至一百万镑,有人敢说这是枉费吗?只有当基督徒贬低主的价值的时候,基督教里才有这一个枉费的思想。整个问题全在於,到底现在对於我们他是多宝贝?如果我们不太宝贵他,就我们给他无论怎样少,都会觉得是不该有的枉费。但是当我们真宝贵他的时候,就没有甚么东西对於他会太好,会太贵;就是把我们所有最珍爱和最有价值的宝贝,都倒在他的身上,我们也不至於认为这样作是可羞愧的。

对於马利亚,主这样说:「她所作的,是尽她所能的。这是甚么意思呢?主的意思就是说,她把她所有的完全摆上了。她没有为着将来的日子留下一点。她把她所有的一切都挥霍在主的身上;然而到了复活的早晨,她绝无须懊悔她的浪费。如果我们没有尽我们所能的,主就不会满足。请记得,我不是说我们要化我们的力量,试着去为他作一点甚么,这不是我们在这里所注意的点。主耶稣在我们里面向我们所要的,乃是要我们因为看到他的死和埋葬并将来的日子,而将我们的生命放在他的脚前。那一天在伯大尼的家里,他的埋葬已经在望;而我们今天摆在我们前面的乃是他的加冕,就是他将要在荣耀里,被欢呼为受膏者,为神的基督。是的,那一天,我们会把一切都倒在他的身上!但是如果我们现在就来膏他,不用物质的油膏,乃是用我们心里所认为最贵重的东西来膏他,是何等宝贵的一件事,对於他实在是一件最宝贵的事!

那些仅仅属於外面肤浅的东西,在这里没有地位。因为这些已经被十字架对付了,我们也承认神的审判,在经历里学习割断这些东西。神现在向我们所要求的,乃是那个玉瓶所代表的,就是那些我们从深处采掘出来,经过我们刻意琢磨的东西。同时因为它们是出於神的,所以我们格外珍贵它们,正如马利亚珍贵她那个玉瓶一样。因此我们就不愿意,也不敢打破它们。现在让我们从心里,从我们全人的最深处,拿着所珍爱的到主面前来,把它打碎,又把它倒出来,并且向主说:「主阿,一切都在这里。都是你的,因为你是配!」主就因此得到他所想望的。但愿他今天就从我们得到这样的受膏。

香气

「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。」(约十二3)

马利亚把王瓶打碎,用香膏膏主耶稣,屋里就充满了最馨香的香气。-一个人都能闻到,没有一个人会不觉得。这有甚么意义呢?

当你遇见真正受过苦的人,就是那些与主同经历,宁受限制被主禁闭,不愿摆脱限制而成「有用」,因而学会只在主里面,不在别处寻找满足的人,你会立刻觉得碰到了一个东西。你属灵的感觉立刻察觉一种基督的香气。在他的生命中有些东西已经破碎了,所以你闻到香气。那一天充满在伯大尼屋里的香气,今天仍然充满在教会中;马利亚的香气永远不会消失。为主打破玉瓶,只需一击,但是那个破碎和膏的香气却永久存在。

我们在这里乃是说到我们所是的;并不是说到我们所作或所传的。也许你曾多时求主,巴不得他乐於这样用你,使你能把他的印象分给别人。这样的祷告,不能算是求传道或教训人的恩赐。毋宁说这是为着使你能够把神分给和你接触的人,让人觉得神的同在,有神的感觉。亲爱的弟兄,如果你不在主耶稣的脚前破碎一切,把那些你所最宝贝的都摔在主的脚前,你就不能把神的印象这样分给别人。

如果你达到了这个境地,你在外表上不一定像是被主大大使用,但是神却开始使用你在别人里面创造饥渴。人要在你身上闻到基督的香气,连在主的身体里最小的圣徒,也会察觉这个实际。他会觉得,这里有一个与主同行的人,曾经受过苦,行动不单独不自由,知道把一切都让给主。这一种生活才能创造印象,而印象创造饥渴,饥渴又激动人去寻求,直等到他们得着神圣的启示,被带进在基督里丰满的生命。

神在我们这些人身上首先所要的,并不是要我们去为他传道或作工。他所急切需要的,乃是我们能在别人里面创造渴慕他的心。这就是为传道预备土壤。

如果你把一只可口的蛋糕摆在两个刚刚吃得非常饱的人面前,他们的反应会怎样呢?他们会谈论那个蛋糕,欣赏它的款式,讨论它的制法和价钱──甚么都谈到了,就是不吃。相反的如果他们真是饿了,很快的那只蛋榚就不见了。圣灵的事也是这样。如果在人里面不先创造一种需要的感觉,就不能开始真实的工作。但是怎样才能作到呢?我们不能勉强人对於属灵的事有胃口;我们不能逼着人去饥渴。所以我们必须创造饥渴。然而如有那些带着神的印象的人,才能在别人里面创造饥渴。

我常常喜欢思想那个书念妇人说到先知的话。她已经看出那先知是个神人,虽然她还不十分认识他。她说:「我看出那常从我们这里经过的,是圣洁的神人。」(王下四9)并不是以利沙说了甚么,或者作了甚么,表达出这个印象,乃是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。他仅仅从那里经过,她就能有所察觉,她就能看出来。到底别人在我们身上发觉了甚么呢?我们可以留给人种种印象:聪明,有恩赐,这样,或是那样。但是以利沙所留下的印象乃是神自己。

我们影响别人的关键,在於十字架在我们里面的工作,而这工作乃是为着使神的心喜悦。它要求我只求他的喜悦,只寻求他的满足,不顾我出多少代价。我所提起过的那一位姊妹,有一次遇到一个非常为难的处境,那个处境所要求的代价乃是她所有的一切。那个时候我和她在一起,我们一同跪下流泪祷告。她仰起脸来对主说:「主阿,为着使我能满足你的心,我愿意破碎我的心!」对於我们许多人,这样说不过是一种空想的情感作用,但是在她所处的那种处境之下,她实在是愿意心被粉碎。

我们必须有一个愿意降服,破碎一切,把一切倾倒给神的心,这样才能释放基督的香气,才能在别人里面创造需要,吸引他们出来,往前认识主。我觉得这是一切问题的中心。福音有一个目的,就是在我们这些罪人里面,产生出一种情形,能够满足神的心。为着使他得到所要的,我们就把我们所有的,和所是的,甚至那些在属灵经历上最宝贝的东西都带到他那里,对他说:「主阿!我愿意为着你失去这一切;不光是为你的工作。不是为你的儿女,也不是为任何别的事,只是为着你自己!

哦,枉费!为主枉费是一件有福的事。许多在基督教世界里闻名的人,对此一无所知。许多人曾经被使用,甚至被用得太过了,却还不知道为神枉费是甚么意思。我们喜欢一直在干,但是有的时候主宁可把我们监禁起来。我们常想到使徒的旅程;但神竟然把他最大的使者加上锁链!

「感谢神,常帅领我们在基督里夸胜,并藉着我们在各处显扬那因认识基督而有的香气。」(林後二14)

「屋里就满了膏的香气。」(约十二3)

愿主赐恩给我们,使我们学习怎样讨他的喜悦。当我们像保罗那样,把这件事作为我们最高的目的时(林後五9),福音就自然达到它的目的了。

 

 



回目录